午时已啊

想食麦藏

【麦藏麦】岩羊与柯基

显像剂:

看标题就知道不是正经文,对吧?
随便写的甜味日常,不要深究


GO↓↓↓




那个牛仔让半藏觉得心烦。



他扣了一顶不讨喜的牛仔帽,鞋子后的马刺使他走起路来叮当作响,并且他总是叼着雪茄。即便是老烟枪也不喜欢吸二手烟,更不用说完全不抽烟的半藏,所以半藏总是躲着他。该死的是这个牛仔很活跃,尤其在吹嘘和调情方面,他的嘴总能吐出不重样的俏皮话,并且他喜欢挑战难度,譬如追着半藏这样油盐不进的人跑。



于是半藏持续在不同的时间地点遇见这个讨厌的牛仔,早上的训练室,午间的休息区,或者午后检测站外的峭壁上。



半藏用余光瞄着麦克雷带马刺的尖头皮鞋,想问这个几乎无处不在的牛仔是怎么爬上石壁的,不过他忍住了,毕竟如果他开口询问,牛仔会像是连喝了十杯特浓咖啡一样兴奋得说个不停。



麦克雷在距离半藏不远的地方,伸手可以碰到对方袖子沿的位置,扶着岩壁小心翼翼地坐下。刚才只是看着弓箭手在上面他就动身了,真的自己也爬上来的时候,他才发觉这里过于陡峭,简直要让他恐高。



岛田家的人都是岩羊吗?牛仔按着自己的帽子,生怕海风把它卷走。



或许半藏爬上来也费了些力气,他默许了麦克雷坐在边上,目光定定地投向海面,海鸟从他的视线里往复穿过。



麦克雷并没老实太久,毕竟那不像他。他掏出口袋里的铁烟盒,从中取出一只雪茄,半藏觉得这人就要开始抽烟了,不快地看向他,打算把恼人的事情扼杀于摇篮中。不过后者只是把烟叼在嘴里,并没有要点燃的意思。



“你脸上写着呢,'如果你敢点燃它,我就把你踢下去'。”麦克雷咬着雪茄尾,笑嘻嘻地说。



半藏无从反驳一阵无语,不得不转回头去继续对着海平面发呆。



“你在看什么,岛田先生?”牛仔开始搭话。



“风景。”半藏言简意赅。



惯例的搭话失败,麦克雷已经习以为常,这并不能驱散他的热情,“我以为你在冥想之类的。”



“但是你在这儿。”喋喋不休的。像是花村夏天趴在树上的蝉。



“所以正是建立交流的好时候,谈谈心什么的,不是么?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指点一下?”牛仔并没在意半藏的嫌弃,这招致了后者看白痴一样的目光。



“你的全名是杰西·禅雅塔·麦克雷?”半藏不屑道。



麦克雷一下笑喷出来,差点弄掉那根被他咬扁了一段的雪茄,“天啊,你一定是在跟源氏斗嘴中长大的吧。”



“并没有。以前我们不常在一起。”话题牵扯到了弟弟,半藏终于稍显有兴趣,无视了麦克雷过低的笑点。



“因为岛田城太大了?”麦克雷不适时宜地开了个玩笑。



“……”半藏的唇抿成了一条线。那张有些刻薄的嘴即将说什么结束对话,或者他就要操起自己的弓直接把麦克雷射个对穿,麦克雷这才终于走了一步好棋:“源氏经常跟我提起你,说你是个好哥哥。”



半藏似乎愣了一下,但也可能是麦克雷的错觉。



“他很高兴你能加入守望先锋,并且担心你会不适应,反复叮嘱我多留意你,毕竟他不是总在直布罗陀。”牛仔继续说道,“我讨厌盯梢,所以直接告诉你,如果有问题,我随时可以帮忙。”他礼仪性地碰了下帽檐,茶色的眼睛里映着海和天空。



“……谢谢你。”表达谢意似乎会折损半藏与生俱来的骄傲,这几个字他说得额外轻,几乎被风吹没了。



“你们两个,没必要把事情搞得像是猫玩过的毛线球一样,”麦克雷总结道,“日本人的含蓄简直要命,就不好给对方一个拥抱然后说一切都过去了,和好如初吗?”



这句话隐约刺痛了半藏,“你什么都不懂。”



麦克雷瘪了瘪嘴,“我并不像你想得那么蠢。”



“但你看起来的确就是。”



麦克雷哭笑不得,弓箭手说什么都异常坚决,仿佛他说出的东西就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好吧,你说是就是吧,我不多管闲事了。”



两个人接下来都没话说,只是相安无事地坐着,阳光有些刺眼,而海风吹在脸上很舒服。气氛莫名舒缓。



牛仔依然按着他的帽子,显然他要么是没有替换的,要么是很喜欢它。半藏默默地想着,他不止一次看见麦克雷捡帽子。虽然他的腿很长,看起来仍然像只狂奔去捡飞盘的柯基。



大概这样过了半刻钟,半藏开始觉得平和的氛围有些诡异了,“我现在一切都好,你没必要守着我。”



“哦,不是,我想在你旁边待着,跟源氏没关系。”麦克雷摇了摇手,他显得放松而坦然,一如既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我很喜欢。”



半藏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拾起了自己的弓,原位站起身,麦克雷以为自己冒犯了对方,赶忙抬起两只手投降一样解释,“没有恶意,真的。”海风趁机掀走了他的帽子,牛仔低声哀嚎一下,扭头看帽子掉落的方向,搜寻未果,又担忧地转回脸来看半藏,腹背受敌左右为难。



“我先回去了。”半藏少有地知会了行踪,他将弓斜挎在身上,顺着岩壁向下去了,动作敏捷得如一只美洲豹。



可怜的牛仔还坐在上面,苦着脸,“等等,岛田先生。请等一下,我好像……下不去了。”



“如果晚餐时间你还没回来,我会告诉温斯顿你在这里。”



弓箭手站在下一层岩壁上说道,似乎在笑。






大概用了半个小时,麦克雷终于哆哆嗦嗦地从那片十几米高的峭壁上下来了,可惜的是他并没能找到自己的帽子,但当他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时,才发现它已先他一步回来了,就被挂在门把手上。




END

评论

热度(196)

  1. 午时已啊显像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