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啊

咬一口糖抖森

【复仇者联盟3】复联幼儿园日常(十一)

好棒!小洛基真可爱

DUbai萨拉:

涉及cp预警:盾冬;锤基;微幻红


无脑小甜饼


设定大概是大战中死去的英雄们在复活过程中出了点小差错,变成了一群小萝卜头


——————————————————————


1.


钢铁侠正躺在一片狼藉的小放映厅,用全息屏幕计算着第二次定点时空逆转需要的电磁能量场。


旺达跟曼蒂斯正坐在他脑袋边,用五颜六色的小皮筋给他扎小辫。


——随便吧,真的,他都看淡了。毕竟无论是之前美国队长冲天辫上的小兔子头花还是雷神手腕上的彩色花蝴蝶手表,都已经在这座基地成不了新闻了。


而鹰眼的视频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


“今年的最新款式。”亿万富翁斯塔克轻描淡写的就自己的发型问题对着投影摆摆手——引领新风尚,你值得拥有。


“家里有女孩的必经之路,毕竟娜塔和佩珀她们又不敢惹,”克林特完全不把老朋友的新造型当一回事,“她们给你染指甲了吗?指甲油——这才是小姑娘的最爱。”


“没有,她们好像没有这东西。”托尼迟疑地皱了皱眉头,“她们喜欢这个吗?说实在的,我们一直都凭感觉为这群小怪兽准备东西。”


“喜欢啊,指甲油、儿童化妆品、玩具车、恐龙模型、奥特曼、儿童吊车和沙土、橡皮泥、幼儿颜料……”视频另一边的熟练工摆着指头挨个细数,他看着朋友的脸色,表情越来越惊讶,“不是吧,都没有?这可不像你的大款风格。”


“他们其实有很多玩具,”钢铁侠咽了口口水,“我确信我们把玩具商店里最贵的那一款搬回来了,最新型的遥控无人机啊、最昂贵逼真的芭比娃娃啊、微缩坦克啊、限量版的汽车模型啊……”他看着地上的吊灯碎片、沙发皮料,又俯下身瞅一眼把沙发掏个洞自己钻进去的帕克,“但据我所见,他们碰到什么玩什么,最喜欢的还是玩我们。”


但是他的思绪在这时停顿了一下,不是因为有个小蜘蛛从沙发底下钻了出来,攀着他的腿踮着脚非要跟他一起看克林特的小胖脸——而是他突然想到了孩子们今天上午的逃家半日游——他们带回来了一个丑唧唧的气球。它是那么的粗制滥造、那么简单、廉价,那样鲜艳而无聊,可是小怪兽们热爱它。


“不要因为家里的孩子有点小特殊,就认为他们在方方面面都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克林特笑了。


“知道吗,在我的第一个小家伙出生前,我也以为他生而不凡——拜托,他可是超一流特工鹰眼的孩子!但是后来我发现,他既不可能三岁百步穿杨,也不可能五岁出口成章,当然也不可能在喜欢小猪佩奇的年纪对青春期孩子推崇的高科技玩具感兴趣……”


“但是……”托尼想辩解什么。


“嘿!我可没有说孩子们不聪明的意思,”克林特摇了摇头,“但是小孩子,他们喜欢简单的东西,喜欢鲜艳的色彩,喜欢甜蜜和温暖的感觉——其实托尼,你知道吗,我觉得你们甚至不用特意准备什么玩具。你们给他们的爱就是那样的,而这已经足够了。不要总是觉得亏欠而有压力,孩子们会察觉到这个,并因此感到不安。而相信我,你们其实已经做得非常非常好了……”


鹰眼看着被朋友的头挡住一半的,正和另一个有触角的小伙伴一起嘻嘻哈哈满脸是笑的小女孩,一个单薄的青年身影快速从他脑子里掠过,这让他从心里长抒了一口气——


“托尼,放轻松,他们现在很快乐。”


2.


洛基现在一点都不快乐。


他的游戏还没玩够就被迫终止了。


他想要再拖延一会儿——拜托,每个孩子在晚上出去疯玩又不想回家的时候都是这么想的。但小王子并不会像别的孩子那样哭闹打滚使人头疼,他只是坐在被奶油和碎屑搞得一塌糊涂的床单上,扑闪着他那双清澈美丽的大眼睛,像一朵沉默的棉花糖那样又乖又甜地看着他哥哥。


说实话,拒绝这种目光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场艰难的考验,对索尔尤甚。但是国王陛下在一些问题上是绝对坚定的,比如要拯救世界,比如要维护和平,再比如说他弟弟的睡眠时间——


“我们说好了的,洛基,这是上床睡觉的时间了。”国王对他的小棉花糖伸出双手。


“可是我想再玩一会儿。”洛基捏着他“宝宝”的尾巴,跪在床上爬来爬去躲避他哥哥伸过来的手,他一边嘻笑着,一边对雷神挥洒他那带着花蜜和糖霜的童言童语:“让我再玩一会儿吧,哥哥,我最喜欢哥哥了。”


“哦……宝贝儿,”索尔被他哄得简直窝心,“哥哥也最喜欢你。”


他毫不犹豫地回应孩子这单纯又稚嫩的表白,然后他俯下身,像老鹰抓小鸡那样猛然把弟弟逮住,在孩子细软的黑发上重重亲了两口。洛基猝不及防地被哥哥抓住,他把小鸭子一扔,被哥哥吓得尖叫了一声。但是才有小小的、晶莹的泪珠儿因为惊吓从那澄净的绿湖泊里冒出来,小男孩已经又被落在头顶上的乱七八糟的亲吻逗得咯咯笑了。


索尔趁机把他一把抄了起来,“巴基还在生病,他得休息了,洛基,”索尔一边讲道理,一边把弟弟放到肩膀上坐着——洛基总喜欢高处的位置,“而史蒂夫也得收拾床铺,你们两个小坏蛋把床上搞得一团糟。”


“哦!我今晚可不收拾,”史蒂夫刚冲完恰到好处的温水,这时走过来笑着反驳。他把躺在一片蛋筒渣里、因感冒有点迷迷糊糊的巴基也抱进臂弯中,脸上挂着那种幸福的无可奈何:


“我准备直接把床单换掉了。你能相信吗,索尔,生病的小孩子还有精力过家家,但一个超级士兵现在累得只想大睡一觉。”


“我完全相信,”雷神跟他的复仇者朋友击了个掌,“而我也得赶紧回去享受我难得的休息时间了。晚安,我的朋友,”他对着史蒂夫点点头,然后又转向房间里的小主人,“还有你这个小朋友。”


3.


洛基不肯晚安,回程的一路上,包括洗漱的过程中,他都沉浸在某种兴奋的余韵里。


索尔给他洗澡向来都是速战速决,第一次他干这事儿时用基地配置的昂贵洗发水把弟弟洗得大哭,从那以后,与地球有一千五百年代沟的国王陛下不知怎么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去母婴天地翻帖子,寻找最能被幼儿接受的温和洗发露——说起来还有一件好笑的事,有一次他看到一个用户名是一串数字的网友发言,还以为那是一个崇拜美国队长、于是顶着他当头像的新手妈妈。后来他发现那就是史蒂夫。


总之,无论如何,今天索尔是没办法速战速决了,洛基在花洒下活像一尾兴奋的小鱼。不过说起来,小家伙确实也有理由兴奋——


在各种意义上来讲,这一趟叛逆出行都为小小的邪神打开了新天地,他第一次见到了无数的老人、年轻人、小孩,见到了炙热的街道与热狗车,见到了五颜六色的气球和音乐喷泉,见到了穿过甜点店那草莓色的香风。


但最重要的是,他见到了陌生人对他的、不需要理由的喜爱和善意,就像曾经的阿斯加德人给他幼年哥哥的那样。


年幼的孩子当然需要家人给予的深沉的爱和保护,但是有时候,来自世界的接纳和善意会带给他另一种安全感。无论父母亲人可以将一个小宝贝保护得多周全,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后一种安全感都不可缺少。


没有任何人会厌恶来自世界的爱和肯定。当一个懵懵懂懂的、还在认识世界过程中的小孩在外面得到了夸奖、得到了赞美、得到了馈赠,甚至他只是被小猫咪蹭了一下,被阳光轻抚了一把,被花香扑洒了一阵,他都会因美好的投递而从心里生出美好的回馈。只有爱的浇灌才能培植出爱的能力,也只有全方位的接纳与肯定才能铸造真正安全的城墙。


曾经的洛基也许最终以他自己的方式成熟和成长了,他带给阿斯加德很长一段时间的安居乐业,他甚至愿意为阿斯加德而牺牲,但是有些东西——不管他记得一切后还需不需要,别的孩子有这个,他就应该有这个。


今天在见到哥哥后,洛基一开始被大人们吓到了,开始害怕,后来被哥哥哄过来一些,但天生敏感的性格又让他本能地不安。


可当一切阴影被他的国王驱散,一切脆弱的情绪被他哥哥抚平,到了晚上,所有兴奋、所有美好、所有爱的回馈、所有陌生的善意——卖气球的老奶奶和白色盘子里的一方点心——都像潮水那样重新涌上来了,而他就像潮水里一尾兴奋的小鱼。


于是他对哥哥偷偷说,“他们都喜欢我,”他在温热的水下仰着头,得意的光芒在他纯洁柔嫩的小脸上闪烁着,“一个小姐姐还说我超级可爱,我都听见了!”


他就像世界上、宇宙中,茫茫的时间海里每一个孩子一样,他为别人的接纳而快乐,为别人的赞扬而骄傲。


没有一个人知道,在长达千年的岁月里,洛基究竟是怎样在阴影里独自挣扎的。但是雷神刚刚突然看见,他三岁的弟弟居然轻而易举地就同世界和解了。


索尔有时候会想,在洛基死去后,他曾经可以那么坚强,他能拉动一个星球的引擎,他能用暴风活活劈开一条彩虹桥。


可是当洛基回到他身边时,他却常常脆弱得不堪一击了。


但这样真好。

评论(1)

热度(3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