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啊

想食麦藏

Her eyes.[麦安单箭头/ooc]

君权神授。:

好喜欢麦克雷对安娜的Ma’am称呼……是表崇敬的长官,是表亲昵的女士。贼甜……


——战术翻滚躲避在身边裂开的弹片,麦克雷靠在掩体后喘了口气。
“这会让你好些。”安娜松开了扣住扳机的食指向他抛去一枚生化手雷,“干得不错,杰西。”“谢谢,Ma’am.”麦克雷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快速上好维和者六发子弹。来自守望先锋最精尖的生物技术快速修复着麦克雷的伤势,而他的长官在这短暂的停火片刻仍然没把眼睛从狙击镜后移开。
安娜有一双很矛盾的眼睛。埃及人的眸色如同极夜,极尽浩大,足以盛放星斗明月。在面对法苪尔的时候,安娜是个没有技巧甚至有些笨拙的母亲。她想给法苪尔梳个发辫,不正确的手法让小女孩疼出了眼泪——安娜只能把这项任务拜托给齐格勒博士。而某些时候安娜的荷鲁斯之眼如同古老神话中一般,蕴含着牺牲、愈合、恢复和保护的觉悟。她命令麦克雷随撤退的小队一起离去,执意由自己完成根本不合适狙击手的殿后工作。
当然,麦克雷绝对不会让安娜独自留在战场。——哪怕这是长官的“命令”。他偷偷从队伍里溜了回来,带着他可靠的维和者伙计。
“Ma’am——”麦克雷听见被压低了的脚步声,人并不少,他觉得自己应该让安娜先走,“lady first”,哪怕他想要保护的女性是比他强大多了的老兵。
“好了。”安娜收起狙击镜,半弯着腰朝麦克雷伸出一只布满茧的手拉他起来,安娜甚至还冲他笑了一下。略略盖了尘灰的脸上,那双如夜如鹰的眼睛仍闪烁着美丽的色彩。“我这里还有一枚纳米激素,该让他们瞧瞧你的厉害了,小子。”
麦克雷看见了她眼眸中笃定的信念。他一怔,随后扶了扶毛了边的牛仔帽,维和者老朋友在滚烫的掌心里转了半圈。“当然,Ma’am。”
——麦克雷记得那场难打的仗。但无论如何,他们总算是赢了。在麦克雷精疲力尽睡在直升机后椅的前一秒,他听见了搀他回来的安娜和战友的通话,女人的声音有些疲惫,但充满着笑意。“杰西做得很好,加布里尔,你会为他感到骄傲的。”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儿了。时间久到麦克雷以为自己对守望先锋们的死已经释怀了。但这个世界还不赖,夺走麦克雷所依存的一切后又把“他们”都还给了他。即使老兵们不再年轻,但麦克雷自己也不再是少年或青年了。
准备室里,麦克雷习惯性地吸了口嘴中没点燃的香烟。“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小子。”一只手将香烟从他嘴里抽出来。安娜不再挺直的腰背微微佝偻,脸边几缕发丝已经染上白色。她失去了一只眼睛,但另一只眼仍然有狙击手的凌厉和母亲的温柔。
麦克雷的喉结动了动,他微微低头致意。
“和您并肩战斗是我的荣幸,Ma’am。”
“你还是这么惹人喜欢。”

评论

热度(33)

  1. 午时已啊君权神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