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啊

想食麦藏

【麦藏】一期一会【猎人x猫又】【上】

显像剂:

十月初的坑终于填好,上中下三篇,明日更完。


吸血鬼猎人麦克雷 和 猫又半藏的AU,自我娱乐产物。


重发第一篇,轻微改动。一如既往没有文笔,流水账叙述。


【麦藏】一期一会【猎人x猫又】【中】


人设图在这里


GO↓↓↓


 


蝉鸣开始的季节,温泉馆来了一位洋人绅士,据说是老板留洋时期的好友,穿戴体面,黑礼帽,银制袖扣,甚至还提了一支手杖。文明开化后来到日本的西洋人并不少,但温泉馆的女佣们都悄悄炸了锅——这位绅士会说一些日语,他彬彬有礼,在见到她们的时候还会扶帽致意,问候她们日安。


灰色的猫又伏在树杈上,透过树叶的缝隙,看温泉馆里的人忙里忙外,闲适地晃着自己的两条尾巴,他打了个哈欠,舔舔爪子。通常他都这样打发掉白天,等入夜了,再化作人形去泡温泉,自觉比起那些低等又粗俗的妖怪,他会享受生活得多。


刚刚抵达的异国人同样吸引了猫又的注意力,他跳到院墙上,伏低身子,就像在盯猎物,隐秘地窥视着人类的举动。绅士在和室的榻榻米上打开了他随身带的皮箱,猫又看到了不少新奇玩意:洋服,马口铁小罐子,带雕花的皮包,诸如此类,可惜从他的角度并不能看到里面还有什么。


探究欲让猫又对那个西洋制式的箱子有了兴趣,要从人类那儿得到什么并不困难,只是猫又并不喜欢讨好人类,他在墙上思索着自己的伎俩,这时那个西洋人忽然发觉了,望过来,与他目光交汇。


猫又慌了,掉头跳下院墙,就像任何普通的猫一样行动敏捷,钻进矮树丛里离开。


刚刚那是什么?一只有两条尾巴的野猫?麦克雷愣了一下,再看看猫又蹲过的墙头,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眼花看错了,即便多年来的狩猎让他的目光比鹰还锐利。


他做了三十几年吸血鬼猎人,从学会用枪的时候就是了。他是个好手,总有人雇佣他,好生意等于好酬劳,但奔波的营生让人容易疲惫,尤其当他的搭档决定另谋生计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只剩下了孤独和狩猎。一封信刚好在这时候抵达,一个他无意中救下的东方人,也就是这家温泉馆的老板,盛情邀请他到自己的家乡看看,他几乎当即开始收拾行装,离开了美国。


拉门外面有女佣叩门的声音,说是备好了饭菜。麦克雷应了一声,把行李箱扣好。


他需要一点休息和放松,然后再去考虑往后的事情。


 


为了款待旧友,温泉馆老板准备了不错的一餐,煎鱼,天妇罗,撒了海苔屑的米饭,切得如花瓣一般的配菜,温过的小壶清酒,分装在诸多如同工艺品的碗碟中,更像是摆件而非食物。可惜麦克雷着实没学会用筷子,他随身带了餐具,但还留在行李中,不得不中途离席返回房间取。


拉开房间门的时候,麦克雷愣了一下,有个女孩在他房里正中,不是跪坐,而像是刚刚摔倒。她穿着温泉馆女佣的衣服,长发束做马尾,扎了一条明黄色的丝带。温泉馆的房间本身是没有锁的,女佣能进来也没什么,麦克雷迟疑一下,觉得对方大约是要打扫房间,简单打了个招呼,就去拿自己的行李箱了。


年轻的女佣站起身来,并没有回应麦克雷的问候,低头攥自己的和服袖子的边缘,好像有些不知所措,麦克雷在想是不是这个女佣太害羞了,他注意到她的眸子是淡淡的棕色,更接近于金黄,如夕阳的余晖或是秋季的麦穗,却始终躲闪着麦克雷的目光,像个被吓坏了的孩子。


对待女人和小孩,麦克雷一向是好心的,拿餐具的同时,他取出了一个小纸包,那是些金平糖,路过京都的时候买的,递给了女佣,“这个给你,糖。”


对方有点狐疑,警醒又谨慎,停顿一阵才接下那个纸包,微微前倾了身体表示谢意,可仍然一言不发,麦克雷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友人大约还在等他,于是没再理会女佣,离开了房间。


女佣屏息听着,确认麦克雷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那边,她才直接走出屋子进入庭院,躲到树后,拿出麦克雷给的金平糖。


包糖的印花纸很软,有些樱花的暗纹,女佣放了一粒糖到嘴里。猫的舌头并不能尝到甜味,但猫又或许变得太像人了,他能感觉到隐隐约约的甜。四下又看了看,女佣身形一虚,变回了那只灰色的猫又,嘴里叼着装金平糖的小纸包,几下跳上树,把它藏到树洞里。


那个西洋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性,虽然猫又看到了一把枪,藏在他腋下的枪托里,银色的,在他弯腰拿东西的时候,嵌了白象牙的枪柄在衣服的阴影里闪着光。猫又见过警察用枪,声音极响,知道那与武士刀一样都是杀人的东西。人类在某些方面很愚蠢,在另一些方面却该死的精明,猫又舔舔爪子,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卧下,如豹一样从树叉上垂下自己的两条尾巴。


 


晚餐过后,麦克雷回到房间,将外套脱掉挂好,摘下身上的枪套,又摆弄摆弄自己的枪。带枪是麦克雷多年来的习惯,没了它总觉得没有安全感,过海关的时候还为此费了不少周折。正想着是否要给老伙计上油保养的时候,有人敲了敲拉门,“麦克雷先生?”


麦克雷应了门,门外跪坐着女佣,却非之前的那位,递给他一些折得整整齐齐的衣物,装在带金线花纹的黑色搪瓷托盘里“这是为您准备的浴衣和毛巾。请问是否需要打扫房间?”


“刚刚不是打扫过了?”麦克雷有点困惑,女佣也是一样的表情,麦克雷不得不向她描述刚才遇见的女孩的样子,“刚才已经来了一个女佣,大约这么高”他比量着自己胸口的高度,“头上绑着黄色的丝带……十三四岁。”


女佣的表情变得更加迷茫,“这儿并没有这样的人……而且女佣是不许用头饰的。”


麦克雷愣了愣,女佣也意识到了什么,“先生,请您快看看有没有丢什么东西,如果是小偷,我们现在就去请警察来。真的非常抱歉,这是从没发生过的事情。”


女佣说得比当事人还要焦急一些,不断鞠躬道歉,这让麦克雷有些过意不去,简单检查了一下,他没有丢任何东西,他甚至不确定真的有人碰了他的东西,因为一切都在原处。反过来又安慰了女佣几句,麦克雷告诉她这事姑且这样,可能只是误会,便让她离开了。


泡在温泉里,麦克雷仔细思考之前的种种,那个一言不发的女佣委实太过异样,没有见她真的打扫什么地方,也没见她带清洁的用具,麦克雷心说自己太过大意了,可如果她真的是小偷,那她为什么又什么都没拿?难道是那一点金平糖让她良心发现了?


麦克雷自己都觉得这个猜测可笑,揉了揉太阳穴,又掬起一捧水洗了洗脸——说不定明日对方会再来,那时他自有对策。


 


事实上麦克雷的预感不错,第二天那位来历不明的女佣又出现了——麦克雷在午餐的时候抱着碰运气的心态中途回房,就发现对方在他屋里,仍然是昨天的打扮。


佯作毫无疑心那样,麦克雷问候了女佣,这才注意看她的长相。在光线明亮的地方,她看起来很美,年轻的脸庞,小巧的鼻子,稍稍挑起的眼尾,还有那双浅色的眼睛,如琥珀。


漂亮的小骗子。麦克雷在心里说着,而女佣并没有察觉房主已经识破了她的小聪明,她装模作样摆弄屋里的盆栽,却没有带任何园艺工具。麦克雷走近了她,宛若不经意那样,然后忽然抓住了她的一只手腕。


“你到底是什么人?小偷?”麦克雷将女佣拉过来正对自己,盯着对方的脸问道。他控制了自己说话的音量,不会惊扰到外人,却也不温和。


女佣的手腕细并且柔软,甚至身体都没什么重量,在麦克雷的拉扯下显得毫无还手之力。她显然被麦克雷吓了一跳,本能地,表情变得狰狞,朝着麦克雷露出牙齿,发出了一声尖锐的猫叫,随后就在麦克雷面前,忽然如云雾样模糊了形状,瞬间化作一只双尾的灰猫,转头窜出了房间。


麦克雷觉得脖颈后汗毛都竖了起来,关于人变成动物的事情,他知道的只有黑魔法,这属于他能力之外的状况,并且让他深感不安。


手掌里还残留着女佣手腕的温度以及皮毛擦过的触感,现在那儿都是冷汗。麦克雷沿着猫又逃遁的方向又看了看,转头离开房间去找温泉馆老板。


 


麦克雷有些惊魂未定,他坐在温泉馆老板面前,并没接下对方递过来的茶,“有件事不得不告诉你,我的朋友。刚刚,我遇到了一个女佣,她在我面前变成了猫。”


老板闻言,没有表露出什么吃惊的情绪,这让麦克雷更为意外,“我猜你说的是半藏,他本来就是猫,你别紧张。”


麦克雷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什么?”


老板极其平静,仿佛在介绍自己的朋友,“那是我爷爷的猫,爷爷非常疼爱他,甚至还给他取了个忍者的名字,叫半藏。”


“猫……?不,我说的是一个女孩,穿着温泉馆的衣服,然后变成了一只两条尾巴的猫。”麦克雷仍然有点反应不来。


“我知道你的意思。猫活得久了就能变成人形了,二十几年前爷爷就过世了,但半藏一直活着。”


“一只猫能活那么久?”麦克雷的眼睛瞪大了。


“如你所见,他有了两条尾巴,已经是猫又了。”


交谈中得到的新讯息太多,麦克雷选择放弃提问,由老板继续解释。


“说白了就是猫妖怪。爷爷过世之后家人就很少再见到他,后来发现他还在温泉馆附近游荡,那时候他的尾巴已经分叉了。曾经请人来看过,据说是这片土地给了他灵力,让他变成了猫又,还能化人形,但他不伤人也不作乱,所以这么久以来我们都相安无事。”


麦克雷仍然有点困惑,他不是很懂东方的妖怪是什么概念,猫又或许就是一种会魔法的老猫,这种揣测徒增了诡异氛围,但猎人还有更重要的事:“那么……我今天或许吓到她了,我抓住了她的手,然后她变成猫逃跑了。”


老板终于表现出了一点惊异,又似乎想笑,就如同看到自家猫做了什么蠢事那样,“这可能真的会吓到他,一会儿我让下人做份鳗鱼饭,放到你的阳台上,他吃了应该就没事了。”见麦克雷仍然不安心,老板又好心地补充道,“他很喜欢烤鳗鱼,平时都是放在后厨的,他夜里会去吃。”


 


听从老板的安排,麦克雷的晚餐显得无比纠结——他坐在房间里吃着自己的晚餐,而面前对空摆着一份鳗鱼饭,拉门敞开朝着院子。这种行为很诡异,而且像是装神弄鬼,麦克雷心不在焉地每吃一口就看一眼院子,不过好在没过多久,他听到院子里的植物下有响动。


猫又从草叶的缝隙看过去,西洋人正别别扭扭用叉子扒饭,那动作真是奇怪得让他几乎发笑。


麦克雷感到了视线,放下餐具,向着大约的方向说,“你在那对吧……半藏。”


被点了名,猫又有些犹豫。接近三十年的时间对于一只猫而言太久了,他几乎记不得原本的主人给了他怎样的名字,也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猫又,发觉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两条尾巴,曾经淘气揪他胡子的小孩也成了温泉馆的新当家。这些几乎忘去的旧事让他心烦,他习惯性甩了甩尾巴,草丛发出了一些琐碎的声音,让麦克雷更加确信有什么在那儿,又叫了一次半藏的名字。继续躲下去并不体面,于是猫又从藏匿中走了出来,同时化作人形。


麦克雷微微吃了一惊,在他看来,几乎是从黑暗中凭空出现了一个男人,伴随着一点水汽样的氤氲,穿着墨蓝的浴衣,两鬓灰白,目光狠厉,平静地从庭院走进他的房间来,落脚极轻,没有一点声音。 


TBC


【麦藏】一期一会【猎人x猫又】【中】

评论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