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啊

想食麦藏

【麦藏】Improper Relationship 1

Arthur:

十一月份的伦敦刚迎来了寒冷的多雨季,从大西洋与墨西哥湾飘来的寒流将整个英格兰海岸浸染的寒冷而刺骨。显然,这对于在温暖的美国南部长大的牛仔算是个严峻的挑战——麦克雷吸着鼻子从皮箱里将那条格外扎眼的红色羊毛披肩掏出来在脖子上打了个结。

“该死的鬼天气。”麦克雷低声咒骂着抬起头打量了一圈,教堂外的黑漆栅栏上几只白鸽正蓬起羽毛挤在一团互相取暖。潮湿的雾气把他的指节冻得麻木而胀痛,抬手调整了一下耳中的通讯器,他不得不提起行李大步走向街边离自己最近的那家咖啡馆。

“等这次任务结束以后,我发誓我要让他们给我批一个月的假期。”麦克雷一边大声吸着鼻子一边向服务生要了一杯热茶,他的牙齿微微打着颤。“还有多亏了我们尊敬的长官,他没收了我的帽子和麂皮手套!”

“你不能在我的家乡也打扮的像个洲际治安官。”莉娜的声音在通讯器里响起,“亲爱的,你得知道——在伦敦这种地方,就算再过上一百年,还是会有人对独立战争耿耿于怀。”

“谢谢提醒,甜心。为了好好入乡随俗我甚至要了一杯这辈子都不会碰的什么锡兰红茶。还有关于我的新搭档,我在冻成冰雕之前都没有见过他的影子,如果你给我的接头位置没错的话。”

“当然没错!”莉娜在通讯器的那边提高了几分声调,“放轻松亲爱的,你总是那么急性子。”

麦克雷认真的扫视过整个咖啡店的布局,身侧的落地窗已经结满了细小的冰凌。垂眸用视线描摹着,繁杂的花纹顺着冰晶的四角延伸——突然间透过玻璃他的余光里出现了一个人。

他站在巷口的一家中古店旁,黑色的皮质手套勾勒出指骨的轮廓。他轻轻拿起一份油墨报纸,动作轻巧而简洁。在室内暖和过来的美国牛仔目光灼热近乎贪婪的尽可能捕捉着他身上一切微小的细节,而这时巷口的人忽然回过头,鹰一般锐利的目光游移了半晌紧紧锁定在麦克雷身上。

麦克雷心虚了,就像在窗边偷窥而被抓住的男孩。他任由白瓷杯中滚烫的红茶氤氲了眼眸,虚晃中对方的身影随着弥漫开的温热雾气消散。

墙上的老钟缓缓敲过了六下,温暖而带来的倦意让他的意识在慵懒安逸的黄昏时刻变得有些恍惚。他重新抬起头,巷口的男人已经不在了。恼人的时差让麦克雷略带困意倦的微微阖眼,突然肩膀被人拍了拍,抬眸的刹那他看见熟悉的人影伫立于自己身后。

他和资料中的照片不一样,面前的岛田先生并没有束发,黑色的眸子犹如泰晤士河岸的渡鸦。锋芒渐隐的五官还是让麦克雷轻而易举的辨别出来——一只清肃的独狼。他的鬓角泛着微微斑白,仿佛被伦敦的浓雾与寒霜浸染。被什么哽住了一样,麦克雷的喉咙紧了紧,那些不需预备就能信手拈来的招呼却莫名的哑了火。无数的开场白在脑子中闪过,他甚至想到了几年前在堪萨斯的酒吧里泡那些明码标价的金发小天使的骚话,他尴尬的一团糟。

妈的,麦克雷在心底里嘟囔了一声。


半藏将手中那根黑色带着精致银雕的暗金手杖抵在脚边,身子微微前倾,颔首在搭档的耳边保持了一个亲密而又不失礼节的距离,声音低沉而又柔和。

“Shall we talk?”

Love at first sight. 也许这位来自美国的牛仔小子并不太懂辛波斯卡描绘的一见钟情。


TBC.

*Wislawa Szymborska,波兰诗人。


➡️后续会有nc17。

➡️人设算暴雪的,ooc算我的。

评论

热度(38)

  1. 午时已啊Azrae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