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啊

想食麦藏

【守望先锋/麦藏】浪漫主义者的告白(01)

旅鹿:

拿来给自己当人物形象分析解剖的,估计没什么人看。




浪漫主义者的告白


原作:守望先锋/Overwatch


CP:杰西·麦克雷/岛田半藏


分级:PG-13(暂)


警告:慢热。正剧。一个对于他们故事的幻想。一个充满各种二次设定和即将被官方花式打脸的胡言乱语。


梗概:杰西·麦克雷遇见了一个来自东方的弓手。


 


 


 


01


 


黄昏时分,杰西·麦克雷走进酒吧。


 


日头偏西,并不明亮,千万束光线射进窗棂,被切割成晦暗的破碎色块。酒保是个疲惫的中年女人,神色憔悴,金色的卷发高高扎起,露出已经全然褪色的锈红发根。麦克雷向她脱帽致意,拉开吧台边缘的一把高椅,语气愉快地发问:“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女人支起手臂,回身从酒柜里抽出一支酒瓶,用手擦去瓶身上的浮尘,露出下面已经字迹模糊的标签。“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太坏。不该来的人一个都不少,该来的倒是不肯现身。”她向杯子里兑入糖浆,用冰冷的威士忌注满剩余的空白。她意有所指,而麦克雷权当做听不明白。他用牙咬去雪茄的尾部,点燃顶端,将焦灼的空气和烟草的苦香一并吸入肺腔。


 


酒保将杯子重重地按在他面前,杯子里的内容甚至还没有搅拌均匀,棕色的糖浆像是某种粘稠的流体,漂浮在浅金色的酒液当中。“我警告过你,牛仔,”她喋喋不休,语气里溢满了粗鲁而真挚的担忧。


 


“在我这儿往来的可不止那些赌徒、酒鬼和脱衣舞娘,那帮狗娘养的雇佣兵,还有接活儿的杀手,都乐意在这里碰头。可怜可怜老凯瑟琳——她死了丈夫,无依无靠,到头来还得帮个愚蠢自负牛仔收尸,打扫他被打烂的肠子和脑浆——”


 


麦克雷的下一个动作切断了她的声音,牛仔伸出手臂,将金发的酒保揽进怀里。他借着这个亲昵如情人的姿势,取下嘴里的雪茄,虚虚地在空中划过一道明亮的弧线,最后点向遥远的角落:“在为我收拾之前,先回答一个问题:那个家伙是谁?”


 


浑浊的烟雾逐渐散开,圈出既定的目标。那是个东方人,端坐在大笑和哭泣的醉鬼们身后,同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冷淡的表情像是结上一层厚重的霜雪。“我不太清楚,但他已经来了三天,”酒保懒洋洋地回答他,手指把玩着深棕色的发丝,“每天都有一打的人向他搭讪——男女都有,但是如你所见,没人成功。”


 


麦克雷用目光扫过东方人刀削般的坚毅侧脸和流畅的肩背线条,他轻叹一声,舔了舔干燥开裂的嘴唇表面。


 


“我猜你已经和别人打起了赌,就是否有人能够打动他。”牛仔起身,将帽子扣在脑袋上,往酒保的手指里塞了张大面额的整钞:他依旧习惯用纸币结账。“如果你押的是否,那么久权当做补偿,如果是是——”他闷笑一声,咬住嘴边的烟卷,向下压了压帽檐,“那就替我留着,买酒,或是棺材。”


 


麦克雷端着酒杯,穿过胡乱摆放的圆桌和长椅,他围着披风,步伐散漫,不时有喝醉的人撞到他的手臂和后背。人在被酒精操纵的时候,有相似的面孔和双眼,他们向英俊的牛仔举杯示意,露出醉醺醺的笑容。麦克雷同他们碰杯,巧妙地避开贴过来的丰腴手臂,然后他走向那张孤零零的长桌,将酒杯放在东方人的面前。


 


拜刚才的晃动所赐,里面已经混合成了一种与傍晚阳光无差的颜色。


 


东方人抬起头来,他的眉目浓重而深刻,满布岁月的痕迹,鹰隼一般的锐利目光扫过麦克雷的面孔。他看上去很放松,却有别于烂醉的全然松弛,更类似于时刻准备进攻的姿态。“喝一杯?”麦克雷屈起剩余的手指,单用食指和中指把杯子推到他的面前,扬扬眉,露出一个轻佻而散漫的笑容,“或者说,我们出去?”


 


他们一前一后地出了门。东方人起身时,麦克雷才注意到他手臂上盘踞着大面积的藏青色纹身,动作时,有如在身上游走游动。而他拎着的那把弓,着实新奇。麦克雷原本以为自己的左轮已经称得上老旧,而这种冷兵器,则来自更久远的过去。


 


“我猜你是个雇佣兵,而不是什么杀手。很少有杀手会让自己如此显眼。”


 


这间酒吧的背后,是一条臭名昭著的小巷,向来被视作解决问题的圣地:无论是流血,或是流泪。事实上,这并不公平:在狭窄的巷子里,弓箭所能发挥的效用远远没有手枪的大。


 


他们在巷子间站定,日光从头顶斜斜地打下来,投在脸颊和肩膀。麦克雷吹了声口哨,转了转自己心爱的姑娘,将它插在腰间。


 


下一秒,东方人的身影就闪现到了他的面前。他的动作很快,但并不缺乏力量,行动之间,有大开大合的美感,带着凛冽的、毫无掩饰的杀意。麦克雷意识到这并非他熟识的任何一种格斗方式——甚至不属于他所见过的那些东方武术。纯然的为攻击致命处而生,不留余地,没有防御的格挡。


 


“你得学会去应付。”那个声音在他脑中响起,一贯的严厉和不留情面,“你没法了解所有的。大多的未知蜂拥而来,如果你不会自己动手,那么只能等死。”


 


牛仔压低帽檐,向记忆里的幽灵道谢。他很快变换了攻击方式——来源于他少年的记忆。死局帮教会了他很多恶毒的攻击方法,虽然的确比军队套路下流许多,但十分管用。东方人的动作明显迟缓下来,而这正是一个机会。


 


麦克雷向旁侧翻滚,挡下又一个肘击。机械手指按上地面,擦出火花。他下意识地拔枪,依靠风和声音,回身扣下扳机。


 


与此同时,一枚弓箭刺进他帽子的边缘,带出一段风,将它钉在了墙上。而维和者的子弹也恰好穿过了弓手的发带,在他身后的墙壁上留下一个如蛛网的洞口。


 


麦克雷哼笑出声,他摘下自己的帽子,拔出箭头,将它戴回头上,向东方人伸出了手:“杰西·麦克雷。”


 


而弓手没有回应以等同的礼节,他只是仰头看着稍显狼狈的牛仔,稍有迟疑,随即用带着口音的英语开口:“……岛田半藏。”



评论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