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啊

想食麦藏

显像剂:

在梦里看了两部并不存在的电影,感觉还可以,写出来记一笔。显像剂的一千零一夜那个博客总忘记用,都放这边吧。


《医生》


发生在充满了毒品,黑帮的墨西哥小镇里的故事,不算繁华的地方,但是人口不少而且混乱。可能是2000年左右的电影,彩色的,但是画面透着一股时代感。为什么会有华裔在这个地方我也不清楚,故事从一些人的叙述开始,华裔的名字叫洪蓝,他是个医生,给人看病,给妓女打胎之类的事情能让他赚点小钱,而艾滋病人的钱他也要赚,不过多数时候他是一个出卖肉体的男人,客人可能是女的,也可能是男的,除了上述事情之外他也做一点毒品生意,街头巷尾知道他的人并不尊敬他,这很正常,毕竟他并不像是个医生,更像是毒贩,皮条客,站街的,也没有能与他学历匹配的良知,就算是脏钱也是他需要的。中间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看到后期剧情我就有些看不清了,只记得医生抽着大麻烟,对几个当地的小孩子淡淡地说“只要能把你们送出去,我做什么都行。”


 


《顺河而来的女人》


是个黑白电影,感觉像是贞子那口井的片段的质感,应该是个恐怖电影,音效听起来很古老,可能是六七十年代的片子。肯定不是国产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标题是中文。


片头是一个女人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在水里漂的样子,脚先进入画面,裙摆很长,大概到脚踝,黑白电影让我感觉这个女人的皮肤非常的白,就是那种泡过水之后的荧光白的感觉。她的裙摆在水里像一朵山茶花,完全无法让人感到恐怖。随后镜头一直照到她的腹部,她的双手十指相扣,攥着一串念珠,叠在自己的腹部,从水面上凸起来,上面缠了一些水草和浮萍,让人觉得不是很舒服。镜头一转,一个年轻的男人的渔网拦住了这具尸体,他并没有感到害怕,而是将女人拉上了岸。尸体这时候站了起来,她的头发规规矩矩贴着头皮,露出肉已经有些腐烂了的脸。男人好像被蛊惑了,痴迷地向她走去。这时候镜头一角出现了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老太太,头上还缠着白色的发带之类的,面目可憎。她对着年轻男人大吼一声,男人就像回过魂了一样,看着面前直立的尸体惨叫一声然后连滚带爬地跑了。


因为觉得无聊,这电影我没继续看就关掉了,然后就醒了。真方便,省了电影票钱。



评论

热度(20)

  1. 午时已啊显像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