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啊

想食麦藏

【麦藏/藏麦】Trigger Trigger【警察+法医】【番外】

显像剂:

本来想写案件,但刚好下周要去洛杉矶,图吉利只写了日常
冷梗对话,如题互攻,无考据,引用电影是《教父》,尺度应该能躲过
手机不好贴链接,只贴一个本篇链接,里面附带中和下
【麦藏/藏麦】Trigger Trigger【警察+法医】【上】


GO
↓↓↓


职务变动是半年前的事情,半藏去了洛杉矶,那儿离拉斯维加斯不远,三四小时车程,也不是什么犯罪率低的地方,首席验尸官突然离职让状况雪上加霜,严谨的亚裔工作狂成了洛杉矶尸检办公室的最佳补缺。
麦克雷并没有拿到一同前往的邀约,他还在拉斯维加斯工作,部门添了新人,终于清闲了一些,让他开始有更多的工夫想自己的前任搭档。
他们互通邮件,这比手机短信要干脆利落,不会耽误太多时间,即便麦克雷还是会慢慢斟酌邮件的用词,尽量让它们读起来含蓄又温暖。来自半藏的讯息则十分简短,就好像有人催他在三十秒里打完字那样,言简意赅直来直去。不过没让麦克雷的邮件石沉大海,这一点上麦克雷还是满意的,毕竟洛杉矶尸检办公室的忙碌他早有耳闻。
不咸不淡经由邮件交流了几个月之后,麦克雷忽然产生了听听对方声音的念头,在邮件中写道,“看在我坚持给你写情书的份上,给我个跟你通电话的时间。”——半藏并没有给老搭档自己的新手机号,麦克雷怀疑他是忙得忘了这码事。
半藏的回复很快到了,一串地址,还有一句“独立日期间见面吧。”
想要一颗糖果,却收到一整盒巧克力,大概就是这样的状况。 


麦克雷并不介意开车几个小时去见老朋友,哪怕独立日洛杉矶市内还是一路堵车,却仍然心情很好。大概六小时后,他到了地址上的位置,依然是靠近市中心的公寓,这种居住习惯大概到哪里都不会变。
半藏应了门,麦克雷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他一如既往穿深色的衣服,不过剪了短发,没戴眼镜,刘海也没了,露着额头上的那条疤,比旁边浅一点的颜色,不得不说,他看起来比之前利落许多,并且更有气势。
“发型不错。不过我是不是闯进了什么黑手党的据点?”麦克雷搔着自己的脸。
半藏微微昂首,伪装出一种没有发怒却不快的神色,这模样意外地适合他,他有些傲慢地伸出了右手,“我认识你很多年了,而这是第一次,你来找我伸张正义……”他停顿了,显然是忘词了,他并不是爱看电影的人。
“ '这是第一次,你有求于我,而我甚至想不起上次你邀请我去你家喝咖啡是什么时候'。”麦克雷给他提词,并没有介意对方说错了不少,这是他最喜欢的电影。抬起半藏的手亲吻手背,香皂的味道,麦克雷按照动作的时间点,选择了正确的对白,“做我的朋友吧,教父。”
随后两个一时脑热在家门口玩角色扮演的人都笑场了。


空调将麦克雷从七月的高温里拯救出来,单身公寓空间不大,两把椅子,模样并不相同,或许是半藏临时准备的,在麦克雷看来,这很友好。餐桌上摆着披萨外卖,半藏并不会掩饰自己会做饭却没有亲自下厨,而麦克雷见过他用法医的器具“煮”尸体,也是过目难忘,自然不会有何不满。
地中海气候的夏季只有空调还不算足够,披萨上的芝士早冷掉了,但是没人想吃热的,半藏备了两杯加冰的柠檬苏打水,麦克雷咀嚼的同时开始闲聊,“看来你过得和在拉斯维加斯差不多。”
“嗯。”半藏在麦克雷对面坐下,“出现场少了,但是存货很多,毒理监测有的要排上几个月。”
“现场毕竟不安全。不过,存货是?”
“尸体。”
“呃……”麦克雷噎了一下,喝了口苏打水,“好吧,不过好歹你还有独立日假期。”
“本来我该当值,不过申请了带薪年假。”半藏把披萨上唯一一块青椒撕下来,放到边上。
麦克雷看着对方的小动作,听着对方说的话,愕然,接着又笑着喝了两口苏打水,好像有什么想说的,又咽回去了,冰块在玻璃杯里发出轻微的声音。
这表情一看就是另有猫腻,半藏警觉地看他,“等等,你又旷工了?”
“你定的时间,然后我请了无薪假。”麦克雷挑着眉毛,“希望你可以发发善心,至少别让我浪费这趟的汽油钱。”他另有所指,盯着半藏衬衫的第二颗纽扣。
半藏也抬了眉毛,这表情多了点人情味,然后他指着桌上的东西,“晚餐我请。”
“你这个恶魔。”
“不客气。”


饭后两人并排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半藏比他看起来要会生活一点,虽然不难揣测他只看新闻,但多了电视就多了点家的味道。独立日期间的新闻没有什么看点,这是好事,世事和平让老警察心情平和,并且有一点昏昏欲睡。他快四十了,不再年轻,开了六小时车之后腰不舒服,后倾坐在沙发里寻找支撑。他的胳膊平展搭到沙发靠背脊梁上,半藏在他的右手边,沙发并不大,他可以随时搂上半藏的右肩。
短发的半藏有些新鲜,麦克雷转过头来盯了他一阵。亚洲血统使半藏有一些与生俱来的冷感,当这样的人对你笑,你会发现他的魅力让人难以抗拒。
“看什么。”半藏开始觉得麦克雷的视线是一种干扰,他转过头来。
好吧,皱眉也是他吸引人的地方——麦克雷脑子里补充着,然后靠近半藏,亲他的嘴角。半藏没有躲开,只是近距离看着麦克雷,看他脸上轻微的皱纹,还有下垂的睫毛,接着还给他一个吻,在嘴唇上。
和预想的不同,某些事开头并不难,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老同事们都揣测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半藏在沙发上翻了身,压住麦克雷的半边身子,重量和体温给了麦克雷一些鼓舞,他把半藏抱过来,继续索吻,身体很快有了反应。
“你迫不及待得像个白痴。”半藏自然地跨坐在麦克雷身上,巧妙避开触碰麦克雷的下身。
“从认识你开始就算是我的禁欲期了,这还不够?”麦克雷从衬衫下缘伸手进去,摸索半藏的脊背,那里结实并且烫,“你不能继续拒绝我了。”
“哦?”半藏发出了一点带笑意的声音,“听起来真有逻辑。”
“如果你喜欢在上面,不用客气,请自便。”麦克雷挪了挪自己的位置,把隆起的部分贴上半藏的腿根。
“我会的……不过我更喜欢背入。”直白的表述,半藏上挑的眼尾带了一点狡猾,麦克雷很自然开始想象他伏在自己身下的样子,他的后发际线、脖颈、腰还有臀,有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在最疯狂的梦里,兴奋得几乎战栗,不过很快麦克雷得到了另一个惊喜——他被半藏翻过去,按在了沙发上。
“嘿,岛田先生……”这出乎意料,但又不那么让人惊讶。麦克雷不得不接受了安排,抱着沙发背,只用语气表达对转折的不满。
半藏的手指梳理了一下麦克雷的头发,露出他一侧的耳朵,“你介意的话,我们也可以不做。”他贴紧了麦克雷,用体温去蛊惑,又拿惬意来威胁。
“我真该强奸你。”麦克雷皱着眉毛,无奈地笑。


人种与身高的优势,加上一些奔波,麦克雷有双长腿,匀称而且漂亮。这样形容男人令人尴尬到抓狂,但着实没有更贴切的描述。现在麦克雷用这双腿跪在沙发上,膝盖陷在柔软的垫子里,赤着的脚在半藏腿的两侧,脚趾蜷起,待半藏完全进入才舒缓开来,塌下腰,放松身体。
 “还好?”半藏扶着麦克雷的胯,没有下一步举动,拇指按在腰窝里,无意识地揉了揉那儿,带给麦克雷一种奇怪的缓解,无论是下面的,还是之前的腰痛。
半藏不像他预想的那样缺乏情趣,尽管他的胸与腹部像任何男人一样,算不上敏感,但在半藏的手底下,那是另一码事,更何况半藏连耳朵都有所顾及,“你动一动的话,那就好到不能再好。”他把下巴搁到沙发背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明示半藏不必忍耐。他并不介意这样被动的姿势,毕竟比起他,半藏要多一点控制欲。
半藏没再答话,第一次不是该聊天的时候,麦克雷腰窝的凹陷和他的指肚十分契合,就像他们两个人的其他部分,迫进不会带来疼痛,只让他们更加紧密。麦克雷开始有些微妙的声音,用舌尖抵住齿背,让它们变成一些含混的低音,夹杂在喘息以及其他响动中,始终不发出来。公寓的隔音一向不好,那些下流又真诚的情话,麦克雷也只想全灌进半藏的耳蜗而已。
一次过后,两人默契地有所调整,麦克雷如愿让半藏躺在了沙发上,把他的腿架到自己腰侧。半藏的皮肤摸上去很烫,刚刚让麦克雷发狂的部分就在他眼皮底下,他意犹未尽地又握了握,把弄自己的配枪一样,半藏仰卧看着他,眼睛湿润,却带了一点嘲弄的笑容,麦克雷脸上有点热,下意识放了手。
一段不能明说的言辞藏在那个神情里,半藏在用目光揶揄他,麦克雷皱眉,不得不承认,被满足的感觉的确使他上瘾了,但不见得半藏就不会。
“你让这事变得有火药味了,半藏。”麦克雷低下头去吻对方的额头,舔那一条浅色的疤,“看来我得在你身上多用点时间,否则你会继续嘲笑我。”
“我什么都没说。”半藏眯着眼睛小幅度躲开麦克雷的胡子,他不想乱动,毕竟对方的大小并不容易接纳,而且已经顶到了什么地方。
“对,你什么都不用说。”麦克雷轻轻咬了半藏的鼻梁一下,顺手将靠垫塞在他腰下面。


大约午夜新闻开始的时候,两个人都处于一种餍足又疲倦的状态,又交换了几个吻作为结尾,然后一起窝在沙发里。半藏用衬衫把自己卷起来,将发酸的腿伸展开,脚踩在地毯上,过了一小会,麦克雷抬起自己的脚踝蹭了蹭对方的小腿,又企图向上。
“你是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吗?”半藏只是饶有兴味地瞥了麦克雷一眼,接着收回了自己的脚。显然“饭后运动”的量对他而言已经够了。
“我是喜欢吃甜甜圈就会一直吃到再一口都咽不下去的人。”麦克雷打了个比方,然后向半藏凑过去。
半藏没拒绝麦克雷的亲吻,但也没被说动,他很会劝阻麦克雷——“你知道我解剖过吃得太多导致胃壁破裂的尸体吗?一团乱。”
一盆冷水淋下来,麦克雷一脸复杂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这一点都不好笑。”
“那让我换个说法——你该留一点给明天。”半藏捏了一下麦克雷的下巴,好像在逗什么宠物,他起身,披着衬衫,光着腿向浴室走去,没有邀请麦克雷一同。
“嘿,你觉得夏威夷怎么样?”在半藏打开浴室门的时候麦克雷忽然问道。
“什么?”半藏侧过头来。
“我在想,休息一段时间,出去度假。蜜月旅行,我们需要这个。”麦克雷打了个响指,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绝妙的主意,得意地靠在沙发上,望着自己的老搭档。他没法想象独立日之后,要熬到九月的劳动节才能再见到对方,明明在半年前,他们一向是形影不离的。
“蜜月?难道我刚才给你戴了戒指?”半藏被逗笑了,他习惯性的嘲讽语气,就好像事不关己。
麦克雷还有点飘飘然,从进半藏的家门开始他就心情大好,无恶意的戏弄根本不足以让他在意,“如果你喜欢,我们明天可以去看款式。”
“你也可以现在去看——它们在床头柜抽屉里。”
END

评论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