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啊

想食麦藏

【麦藏AU】纯情房东俏房客-6

好甜

收拾旧山河:

Summary:现代背景,杰西是个雇佣兵,半藏是个受狼神眷顾的雇佣兵。


前文链接:1 2 3 4 5


-----


8.


“杰西,我要出去半天,莱耶斯那个混蛋说想要钱就过去签字,但我还想见见杰克,也许我们会吃个饭,所以晚上只能委屈你吃狗粮了。”麦克雷让杰西躺在他身上,用杰西最喜欢的方式捏它的脖子,抚摸它背部的毛,最后恋恋不舍的搂住杰西,直到杰西肯伸出舌头舔他的脸,他才心满意足地起身收拾自己,准备出门。




在听见麦克雷进了电梯之后,半藏挪到房间中央稍微空旷一些的地方,使狼神之力贯穿全身,想要恢复人形。这是他觉醒狼神之力以来保持狼形态时间最长的一次,因此他尝试了好几次才成功,失去厚厚的皮毛,突然变成人躺在地板上让半藏不禁打了个哆嗦。


他撑起上半身打量自己光裸的身体:有点脏,但还可以忍受;头发和胡子都长长了不少,但指甲还很在正常范围内,大概是一直有人给自己剪吧,这可是个能记录在案的数据,他从没想过狼和人之间生长的联系;身上大概瘦掉了十几磅肉,尤其是双腿,之前一直健硕的肌肉现在都已经没有轮廓形状了。


半藏决定先解决一下过长的头发和胡子,毕竟这个样子可见不了人。他拽过沾满自己狼毛的毯子裹在下身,避免地板磨坏自己的小兄弟,接着用手撑地移动到浴室,幸好麦克雷的屋子不大,没让他在路上就用尽体力。对,收养他的主人并不叫什么詹姆斯•麦卡沃伊,而是叫杰西•麦克雷,作为狼时的敏锐听觉让他从电话里听见了麦克雷的全名。半藏想这可能也是麦克雷很快决定把自己领回家的原因之一,毕竟他们有着一样的名字,看起来很亲切。但每次麦克雷一脸傻样对着一只哈士奇(至少麦克雷以为是)一遍遍地叫杰西叫得毫无违和,半藏总觉得他这辈子也理解不了美国人的脑回路了。


麦克雷用的是电动剃须刀,没法处理他的长胡子。他翻找洗手台下的收纳柜,果然找到了一个急救箱。他用急救箱里的剪子剪短胡须,决定还是先不对头发下手,长发还可以绑起来,剪的参差不齐可就无力回天了。用电动剃须刀剃干净下巴,半藏感觉清爽多了,他把剃须刀里的碎毛发倒进马桶,又把刚刚剪下的胡子也收集好放进去。麦克雷这个烟鬼的打火机倒是扔得到处都是,他在浴室也找到一个。确定浴室没有烟雾报警器后他点着那些毛发,等它们全部变成灰之后再冲掉。


半藏本来是想跟麦克雷回了家就找机会逃走的。但他没料到的是麦克雷几乎寸步不离的守着他,还带他去医院,一掷千金的付了钱,签下治疗合同。从始至终他就知道这项治疗花费高昂,所以他根本没把麦克雷在收容所做出的“会治好它”的承诺当回事。但麦克雷真的做了,半藏对他由衷的感激。不仅如此,为了养他麦克雷还对大概是他上司的人吼了一顿,跟公寓管理员吵了一架。麦克雷很需要他,他每天要抱着他睡,狼的体温比人高,他所感受到的麦克雷是有点凉的,这种温差可能带来了一些科学解释不来的作用,因为半藏对冰冷的麦克雷产生了难以抑制的泛滥同情(介于他们俩的身体情况,这大概是同理心)。麦克雷总是叫外卖,却不嫌麻烦的为他做配餐,他开始在处方狗粮之外吃些鱼和肉了,托这些死去动物的福,他的力气有所增长。麦克雷在很用心的养他,所以即使现在麦克雷终于给了他一个可以逃走的机会,半藏也不想逃了,因为在麦克雷治疗他的同时,他也想做些报答,就像麦克雷说的那样,养宠物是为了改善心理状况,那么他至少也要等到治好麦克雷的时候才能走。


说到治疗,半藏已经在医院进行过两次干细胞移植,每次都让他极为痛苦——生理上的痛苦,等回家后麻醉剂过去,那种疼痛总会伴随他一两天,经常痛的他连叫唤的力气都没了。大概是那个大眼睛的兽医——麦克雷总是叫他亚裔女孩,但半藏看得出来这兽医一定是中国人——跟麦克雷说了什么,每次治疗结束后麦克雷都会格外温柔的对待他,把他抱在怀里,和他一起躺在那个充满烟味和异物的破沙发上,一遍一遍的摸他脑袋顶上的毛,虽说这很舒服,让他很受用,可就算是毛衣也不能一天挠上一百遍,最后他总会不得已地舔舔麦克雷的手,让他停下,防止自己头上的毛掉的更多。


半藏看着手边的剪刀,若有所思地拿了起来。两次治疗,按照最少的次数算,已经是七分之一个疗程了,应该有了些效果才对。想着这点半藏掐了掐自己的小腿,没有感觉,他决定更进一步,夹出一个酒精棉球擦了擦剪刀,朝小腿上划过去。剪刀比较小,也不够锋利,只在腿上留下了一道浅的血印,他仍然还是感觉不到,半藏不愿就此作罢,他合上剪刀,用力地朝腿肚子里刺进去,剪刀陷入肉里好几公分,这下他终于感觉到了久违的疼痛,并不够清晰,但足以让他振奋起来。半藏擦了剪刀和地上的血,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把所有的东西回归原位,连同他自己也是。他继续趴到麦克雷给他买的厚垫子上,重新变回狼型。他得歇上一会,或许睡一觉也好,等下他还得吃他的处方狗粮呢。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