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啊

想食麦藏

腦洞

francisxie:

Sub!Jesse/Dom!Hanzo


麥藏麥互攻的腦洞 前後仍然有意義


這不是文 這不是文 這不是文


還是有麥受(大概吧)




1


橫行了66號公路數十年沒人想領的Sub傑西麥卡利在任務裡偶然認識了花村黑道的大兒子。


剛認識不久對方彬彬有禮,他沒有一般Dom對Sub的架子,直到有天半藏問他有沒有興趣在這段一起執行任務的期間當暫時的D/S伴侶。


而傑西答應了。




2


半藏除非被請求,不然不打sub。


打也不會揮下去就算了,傑西第一次被皮鞭抽之前半藏花了整整一個半個小時坐在他的皮椅上和雙腳跪地的麥卡利對視,直到傑西終於低聲請求打算咬牙忍過去半藏才終於叫他起身,並把皮鞭揮在他單邊的大腿上。


(半藏並沒有要求他和其他的Sub一樣數數)


麥卡利也記得第一天被Reyes硬牽著自己Deadlock的項圈回家時也像這樣被打了一頓,理由和十幾年後的今天一樣:


一個Sub不是為了能惹、能殺、能盲從Dom而存在,和眼前命令你的人產安全的伴侶關係以及建立信賴比甚麼都還重要。


跪完一個半小時的傑西似乎還是沒聽進去,但是和Reyes帶隊時的緊急不一樣,半藏有耐心調理這個Sub。




3


哥哥知道麥卡利的出身,他也知道這個牛仔比誰都還沒有安全感,也才是這樣他嘗試去反抗過每一個擁有他的Dom,反抗完的麥卡利總是鼻青臉腫。


但是第一次被抽完半藏沒有指著他的臉罵,他替麥卡利塗上藥膏,花了不知道多久時間替他按摩,最後才離開牛仔的房間。




4


麥卡利任務結束時會回到半藏的身旁,和他當年抓著戰績往Reyes的臉前貼的道理有點像,只是在牛仔剛被領回來的兩個月這段時間都是尷尬的。


半藏知道他不像一般的sub一樣喜歡顯露出太弱勢的一面,因此除非也有任務,要不然麥卡利看到半藏在他的(或者麥卡利房間的)椅子上,簡單幾個字或幾個動作,從來不詳盡描述麥卡利該如何服從自己。




5


半藏允許麥卡利抱他,通常麥卡利主動的次數比半藏親自抱對方還多,但是半藏在行為前有"開胃菜"的習慣,到最後通常是牛仔跪著懇求哥哥給自己抱的。(半藏對此樂此不疲)




6


兩個人的交往空間裡並沒有項圈這回事,任務繁忙時項圈是個累贅,半藏也不是一個隨時監控伴侶的Dom。


比起定情物,麥卡利更感謝任務結束時仍然會願意伸出手揉過雜亂不堪的頭髮和鬢角的半藏。




7


半藏的懲罰通常很安靜,跪地數數或者是用皮鞭打,他唯一一次真正生氣地在麥卡利面前踢壞他心愛的椅子是因為麥卡利差點丟了他另外一隻手臂。


半藏沒有讓麥卡利跪著求他打,但是空閒下來的兩三天他是被禁足的,半藏事前也通知了,接下來幾天沒有獎賞,沒有互動,仍然不會監視你的日常生活,但是如果被他遇到,那就表示該是時候換套管理方法了。


(麥卡利並沒有破壞約定)

评论

热度(6)

  1. 午时已啊francisx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