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啊

咬一口糖抖森

Unique⑤「完结」

完结撒花!

白扣:

没带电脑所以不弄长图了,希望没有敏感词……
恭喜莫西干藏x暗影牛仔修成正果!
非常傻白甜的一章




Part.5


        麦克雷从失血过多的昏迷中醒来,他上下看了看,万幸他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左臂的伤处被包得严严实实,令人难受,他抬起右手摁了摁放置在床头柜上的呼叫铃,没几秒钟房门便被轻轻叩响,几位医务人员一起走了进来。
        "感觉怎么样?您有些发热,先生。"
        他被几个护理围着摆弄了一遍,吃过了药后他从床上坐起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捉住了一个人问道:
        "原本跟我一起的那位先生呢?"
        应答他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她怯生生地抬起头看着麦克雷,牛仔觉得她的表情已经告诉了他别抱太大希望。
        "他……"
        "我在这儿,牛仔。"
        令人意外的是,岛田半藏从房外踏了进来,他摆摆手驱散房间里头的人,站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牛仔:
        "早上好。"
        "早上好,美人。"麦克雷有些迟钝了,半响他想起些什么,便即刻有些紧张:"你没去尼泊尔?"
        "在黑爪的高科技医疗下,你的肩伤不到一周就能痊愈,"岛田走到一旁倒了两杯水,"反正源氏与加布里尔的联系非常稳定,我还是决定花点时间还一下欠你的人情。"
        "你不欠我什么,这是我自愿的。"麦克雷嘀嘀咕咕。
        "你的意思是我没必要留在这儿了?"
        "呃,不,当我没说,美人。"
        牛仔讪笑着挠了挠脑袋,可是他三肢健全,不需要之前像他对岛田一样细致的照料,岛田明显也是这么觉得的,他喝完了杯子里的水,接着好像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似的瞪了一眼麦克雷,然后坐到房间的一角开始制作新的复合弓——麦克雷躺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他又开始看无聊的西部电影了。


        庄园里为岛田收拾了一个漂亮的大客房,不过他从未光临过。而是待在麦克雷的房间里,打着陪护的名义折腾着对方——他甚至叫一个伤患独手替他拉扯弓弦!加布里尔忙着吞并查尔斯的家业,对岛田欺负养子的所作所为完全持旁观态度,这个世界对我太不友好了,麦克雷苦哈哈地想。
        不过这种念头在他一抬眼,看到岛田因为低头而格外明显的鼻梁和睫毛后又烟消云散了,麦克雷在心中唾弃自己,岛田要求的所有他都无法拒绝,这是个不好的征兆,不符合牛仔一贯以来的风格。他忙出了一身的汗,岛田准备给他洗澡了——鉴于麦克雷的行动能力打了折扣,他们只能鸳鸯浴——通常是甜蜜的折磨,麦克雷总是被撩拨得硬到发疼,岛田偶尔会骑他,更多时候他只能委委屈屈地自慰——他没法制服点火的罪魁祸首。
        "他是个恶魔,加比。"麦克雷埋在被子里呜呜咽咽,"源氏回应你的召唤了吗?"
        "他说要等待暴风雪过去,顺便做些心理准备——你真是个受虐狂,一边埋怨,一边做这些多余的事情。"加布里尔啃着床头柜上岛田削给麦克雷的苹果,牛仔男孩听到了声音,从被子里跳出来险些掐死他的养父,"吃完你就该走了,老头,他快回来了。"
        "废物。"
        莱耶斯把苹果核砸到他的脸上。
        五分钟后两个人在走廊上打了个照面,岛田手里提着两份蛋糕,这让他觉得养子的感情之路或许没想象中这么糟。岛田踏进房间里,好不容易翻找到旧式水银温度计,拆开壳子插入了牛仔的腋下。
        牛仔在床上抖了抖,小声提问:"甜心,昨天用完后……"
        "洗过了。"
        岛田横了他一眼,拆开蛋糕的包装自顾自地吃了起来。麦克雷把疑问吞下,果然,十分钟后岛田抽出温度计仔细查看,眉头皱的老紧,他肯定是在想为什么自己的体温居高不下——麦克雷在心里默默腹诽,因为你没有在使用前甩动温度计,这个没有常识的家伙。他只能在岛田埋头工作的时候偷偷摸了摸身体几处动脉——很好,大约只有华氏98度左右,他是个健康的牛仔。
        岛田以他仍在高烧为由吃掉了第二份蛋糕,牛仔不置可否,但在晚上入睡前岛田再一次为他测量了体温,然后看着102℉的结果垂着细长的眼睛——他犹豫地看着牛仔,拨了拨他的头发:"……或许我真的不擅长照顾人,你高烧了整整三天。"
        "……"
        哦,真要命,这样的岛田实在是难得。麦克雷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气味,可怜巴巴地勾勾手指索要一个亲吻。岛田俯下身去,两人的嘴唇和短须相互摩挲着,麦克雷趁机抓住了他的手腕,岛田却主动把手探进了他的被橱里——"奇怪,你摸起来温度正常。"
        "呃,可能是温度计出了差错,要知道这样式都快被淘汰了。"麦克雷委婉地提醒他,"不。"岛田立刻反驳,"越简单的工具才越少失误。"
        麦克雷闭嘴了,前雇佣兵摸了摸下巴,好像在自问自答:"那你到底是哪儿在发热?"
        话音刚落,岛田就像条蛇一样潜进了麦克雷的被褥里,美国男人像个源源不断的热能,使这个狭小的空间十分温暖。岛田贴近他上下其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高温地带——太暖和了,他不想回到床上冰冷的那一边,岛田在麦克雷的臂弯里抬起头看了看对方,漂亮的黑色眼睛叫牛仔的老二蠢蠢欲动。不过岛田一开口就让他立即冷静了:"我要盖你的被子。"
        "你可以赖在这儿不走,美人。"
        麦克雷伸出两根手指挠了挠他的下巴,被岛田狠狠地撇开了头:"你想的美。"
        岛田扯走了他的棉被,给他换上了一张冷冰冰的。前雇佣兵在床的另一侧裹成一个球,麦克雷很快又把被褥捂得温热,这时候岛田动了动,闷闷的说:"……我才不想被你传染。"
        你可是还盖着我的被子,麦克雷忍俊不禁,对方的脸皮比什么都要薄,嘴巴比什么都要硬,他的确再清楚不过了。



        岛田在终于得知温度计的正确使用方式时麦克雷的手臂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弓手的脸色黑了又黑,还是忍住了没有再次将人打回医院里(这明明是你自己的问题!麦克雷义正言辞。),他们在训练靶场斗嘴斗了一早上,岛田测试着他的新复合弓,而麦克雷在一旁打趣他过安检的时候不会被检测出本身才是应扣押的危险品吗?
        岛田不想理会他未经过大脑的天马行空,牛仔勾了勾嘴角,懒洋洋地用维和者将岛田率先瞄准的机器人一个个打落,一边寻求着岛田的回应:"别忽视我,美人。"
        "够了。"岛田回头瞪了他一眼,"停止你无聊的炫技,你的枪法的确非常漂亮,牛仔。"
        "嘿嘿。"
        麦克雷压了压他的牛仔帽,露出一个宛如美国南部阳煦般的笑脸,岛田像被刺了刺,撇撇嘴,扭过头不再看他。麦克雷絮絮叨叨地继续搭话,使岛田不得不将注意力分过去一点——一个上午似乎什么都没做好,岛田抄起袖子想教训这个聒噪的牛仔,美国男人的眼睛却亮了起来:
        "哦,龙,给我看看你的龙,美人。"
        气势汹汹的岛田瞬间像个被扎破的气球,他坐到牛仔的身边,将复合弓轻轻地放置在座位上,麦克雷摸着他手臂上的皮肉,岛田将龙神之力在掌心缓缓化成一条细小的龙形,牛仔惊喜极了,蜜色的眼睛睁得很大,他伸手想触摸,岛田却握紧了五指,哼笑着说这可不是用来逗你开心的魔术。
        "跟你在一块我的确很开心。"麦克雷愉悦地揽住了他的肩膀,满是胡渣的脸颊蹭了蹭岛田的,"现在再给我看看,美人。"
        "……"
        岛田想说点什么,又一时语塞,他只好赶紧摊开手,好让麦克雷别注意到他发热的耳朵。龙神友好地蹭了蹭伸过来的手指,触感像一团冰凉的空气,麦克雷兴奋极了,岛田却在暗暗思考该如何与牛仔道别,虽然——虽然他不久后会回来的。
        龙神试探性地攀住了麦克雷的手背,他们似乎相处得很愉快,岛田在这轻松的氛围中神游,他隐约听到靶场外传来两道声音,似曾相识,但他想不起是谁。在感应门打开的五秒钟后岛田才反应过来那是加布里尔,以及岛田源氏的声音——他与阔别十年的兄弟再次见面时他正跟麦克雷靠得很近,将龙神之力化出型来供对方把玩——岛田一瞬间快要爆炸了,他搞不清自己该先向源氏打个招呼,还是先挣脱烦人的牛仔——但麦克雷率先站了起来,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后上前与源氏问好,他们原先是勾肩搭背的好伙计,不过现在源氏的表情好像想掐死牛仔。在寒暄的间隙两位岛田交换了一个眼神,又有些不知所措地同时别开了眼。
        "……我想你们需要时间,不过没关系,源氏正式回归基地了。你们可以慢慢来。"
        在回房间的路上麦克雷这么安慰岛田,猝不及防的会面使兄弟两人始终没有进行过对话,加布里尔都无法忍受那种诡异而尴尬的氛围,便借口检查零件带走了源氏。岛田的眼神从激动变为落寞,源氏看起来很好,虽然知道他们不可能将一切都恢复如初,但他已经满足了。
        "嘿,等等我,半藏。"
        麦克雷拉扯住岛田的手臂,对方正一个劲地向前走,简直像脚下生风般,"你不开心吗?我是不是做了多余的事情?"
        "你?"
        岛田愣了愣,长出一口气,停下脚步暂且靠在了走廊的墙壁上,麦克雷顺势将手掌横在他的身体两侧,被笼罩住的男人抬起头,若有所思地说:"我们第一次见面好像也有过这样的场景。"
        "你还记得?"
        "也没过去多久。"岛田狭长的眼睛闭了闭,"好了,讲正题,这次源氏的回归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牛仔一五一十地向岛田交待了,对方沉声说他总是自作主张地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过麦克雷判断他是高兴的,便低头吻了吻他的嘴唇以示讨好,岛田不记得他俩什么时候变成了可以自然而然亲昵的关系,不过他没打算推拒,毕竟今天牛仔没抽烟,这个吻的滋味还算不错。麦克雷粗糙的指腹摩挲着他的鬓角,两人似乎都没想起这儿是一条走廊。
        源氏悄无声息地来到这时看到的就是这种场景。细腻的高科技金属使他的脚步轻如羽毛,但他的机械胸腔中发出了一声不小的响动——这惊扰了两个正贴在一起的人,源氏决定不给予他们尴尬的时间,他上前一步:"我想我们还是得尽快谈谈,哥哥。"
        尽管隔着面甲,但岛田可以感觉到源氏发出的友好的信号——源氏想跟他重修旧好,这场跨越十年的迷茫、找寻和痛苦总要有一个完美的结束。
        "而你,麦克雷。"机械忍者叉着腰,声调变得怒气冲冲的,"你可以回去了,我也会去拜访你的。你给我等着吧。"
        牛仔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年长的年轻的,他一个都对付不来。源氏示意半藏跟他前往附近的休憩区,而半藏回头看了看麦克雷,对方笑了笑,立刻踏着嘈杂的靴子跟了上去。源氏对这一幕感到无力,他决定将这位曾经的好同伴拉入黑名单,这样他们就会有好一段时间不出现在同一个任务上了。
        兄弟俩开始使用日语交谈,随着源氏卸下面甲,岛田的情绪产生了些波动,他少见地用手指碾了碾自己的太阳穴,麦克雷从前雇佣兵的表情中读出了显而易见的自责,他忍不住插嘴:"嘿,你不能欺负你哥哥,他比谁都更希望你过的好。"源氏瞪了他一眼,"我们只是在说开一些往事。"他紧接着又说了些什么,很温和,岛田僵直地听着,很久后才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
        沉默一小段时间后,接下来的聊天氛围变得轻松了些,不过他们还是在使用日语,麦克雷无聊极了,他只能掏出维和者在掌间把玩起来,突然话题好像转向了他,源氏飞快地说了一大串,两兄弟一起闷闷地笑了,岛田伸手揉了揉牛仔的脑袋。
        "你们在说些什么?"
        "说源氏刚来到基地时,你因为出言不逊被他用龙刃追着打的事情。"岛田无视弟弟大声的"哥!你怎么能告诉他"的埋怨,"原来你早已经领教过龙神之力了,牛仔。"
        "我该回去拜读一下东方神话。"麦克雷大大咧咧地揽住他的美人的肩膀,"但我肯定里面不会提到这些。"
        源氏的眼睛在两人间来来回回,终于他轻声说到:
        "你也变了,哥哥,我真高兴。"
        但很快他又用英语提出了一个问题:
        "所以,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源氏终究还是制造了一团尴尬的空气,罪魁祸首逃离的很快,留下岛田气定神闲地搅拌着咖啡,身边坐着手足无措的麦克雷。
        刚才的问题他们都选择了保持沉默,现在牛仔站了起来,坐到了岛田的对面,刚刚痊愈的那只手撑在桌上,岛田刚想提醒他,麦克雷就开口了:"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
        "以后。"麦克雷摊了摊手,"与加布里尔的交易完成了,这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
        岛田有些迷茫地皱起了眉毛,他捧着易拉罐的手紧了紧,觉得自己突然像漂浮在一片虚空之中,一直以来的目标被达成后,他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麦克雷低声说希望他不要生气,"我说,半藏,岛田,美人……你二十岁之前,都在为了岛田磨练,进修;在家族没落后,你又为了源氏的行踪不停流浪,奔走。这两个东西像梦魇一样贴满了你三十年的人生,我不懂,你就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吗?"
        岛田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眼神,"你说我的家族和兄弟是梦魇?"(麦克雷赶紧道歉,虽然岛田看上去没生气)"好吧,我只能说你的确发现了些什么,但这些都是我自愿的。或者说……我作为继承人与兄长,这是我无法推却的责任。"
        "但是现在你已经自由了,懂吗?"麦克雷看着他,"岛田城已经变成了当地的开放式景点,元老们也早已死于争斗,或者隐姓埋名。而源氏现在很好,心理状态也恢复了稳定,他会在加布里尔旗下继续效力,做地下世界闻风丧胆的绿色忍者。而你——你可以做你自己,做你喜欢的事情,去你喜欢的地方,半藏。"
        "嘭"岛田手里的易拉罐被他捏扁了,剩余的咖啡溢到了桌子上。麦克雷明白被人揭开内心的感觉使岛田难以接受,对方阴冷的眼神看了他半响,前雇佣兵极怒反笑道:
        "哦?那么你还有什么好建议吗?"
        "别这样,美人。"牛仔露出了他招牌的笑容,尝试性地将铝罐脱离岛田的手,"啪",他做到了。"如果你暂时想不到更好的去处,你可以留在黑爪,加比急切需要优秀的狙击手。呃,艾米莉也很优秀,你们会成为朋友的。"
        "需要我的组织不止黑爪。"岛田淡淡的回答,麦克雷一时语塞,他用双手拍了拍脸,呜咽一声后把头垂到了桌子上:"不,我就是怕这样,刚刚源氏的问题也是——我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你满意,我需要你,全世界需要狙击手的人很多,但需要岛田半藏的只有我一个。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说法了……我的心全在你身上,你别走,拜托了。"
        岛田挑高了眉毛,他在椅子里呆了半响,便站了起来——完蛋,他要走了。麦克雷绝望地想。但是岛田只是提醒了他一句别再虐待他的左手了,它才刚刚恢复,麦克雷抬起头,他的嘴唇上就迎来了一个吻。
        "我是很生气,刚才应该回答源氏的。这样就省去听你的一大堆废话了,你这个自以为是的牛仔。"岛田有些不自然地看着他,抿了抿嘴,"……如果以后可以跟你一块执行任务的话……也还不错。"
        "你还可以跟我住在一起。"麦克雷兴奋地站了起来,他的眼角有些红了,岛田用手指安抚性地摩挲,"我以为我可以跟源氏住一块儿。"
        "没门,全基地都知道你是我的,美人。"
        "……"


        岛田已经开始后悔了。


——————————————————————————————————
下一篇写个网恋奔现吧

评论

热度(67)

  1. 午时已啊白扣 转载了此文字
    完结撒花!